社区大院里抓“扁担钩”

2018-01-09

小青

六十年代初,根据核工业发展的需要,经国务院副总理聂荣臻元帅亲自批准,国家拨款在位于坞城村、亲贤村、杨家堡、大小马村等村庄环绕的中心位置购买土地八十公顷建立起了中国辐射防护研究院,从此在这片荒草地上诞生了一个社区叫中辐院社区。

我和几个七八岁的孩子跟随父母服从祖国的需要来到这里,便成了这里第一批入住的中辐院社区小居民。从此,社区大院荒草地上我们这帮孩子抓扁担钩,抓蝈蝈,抓蚂蚱,挖野菜,采摘蘑菇成了当时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

在我家楼前对面不远的二号楼一层是小学同学蔡欣家,蔡欣学习特好,为人和善,一副很有文化教养的样子,我很崇拜。因此也就成了她家的常客。

蔡欣经常会手拿厚厚的书,坐在凉台上的小板凳上聚精会神地翻看着,她有时还会放下书,拎片菜叶,抓把小米,喂喂脚下奔跑着的小鸡。每当这时我就会飞快下楼,跑着颠着窜出单元门直奔蔡欣家凉台,跟她一起玩耍,去逗她家那些小鸡。

蔡欣还有个小她两岁的妹妹。一次为了给她家的小鸡改善生活,我们相约一起离家十几米处,准备盖家属楼的一片荒草地上去抓扁担钩、蝈蝈、蚂蚱等小动物。

由于我是第一次抓活着的小动物,把目光放在了扁担钩身上(因为扁担钩长得大,动作迟缓,性格温和,且好抓捕)。

我的手不停地颤动着,一触摸到有生命的扁担钩就十分慌张,因此几次都让到手的扁担钩逃之夭夭,而蔡欣和她妹妹由于家里养着小鸡,经常干这种事,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就抓了好多小动物。

我看一眼蔡欣妹妹手里拿着已装了不少小动物的瓶子,再看看聚精会神抓小动物的蔡欣,沮丧极了,不停地寻找着能战胜扁担钩的理由。

“我那么大,它那么小,干嘛要怕它呢,我不服气地默默念叨着……”突然,一个斗大的“扁担钩”映入我的眼帘,只见它笨重的身躯落在一株野草宽宽叶子上,我毫不犹豫的上手擒住了它上半身肩膀下方,并用大拇指和食指将它牢牢捏住,那一刻我兴奋极了,成就感油然而生,并振臂高呼:“蔡欣!快来呀!我抓了只大扁担钩。”蔡欣闻讯赶来,看了一眼,惊惶地说:“呀!是刀螂。”

刀螂,我不认识,但听小朋友们说起过它,它的前腿就像一对锋利的刀,能把我们的小手割得鲜血淋漓。我吓坏了,随着蔡欣一句“是刀螂”,说时迟那时快,我低头看到了刀螂那两扇锋利的大刀,我尖叫着,将它抛向空中转身就跑。

从那时候起我认识了刀螂,并把它牢牢记在心里,但却再也没敢碰过它一次。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