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中辐院社区大院看电影

2018-11-22

现在全国各省市地方电视台每晚热播电视剧,一部接着一部,当代的、现代的、近代的、古代的,应有尽有;适合不同口味的人群的都市情感剧、战争故事片、反特卧底片、乡村喜剧片等各种电视连续剧是五花八门,一晚四五集连播,想看哪部就看哪部,让我这个电视剧迷每晚都能过足了瘾。喜乐悲哀的各种电视连续剧总会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电影的日子。

1964 年中辐院社区大院刚刚建成就赶上文革初期,那时候别说电视连续剧,就是电视机也没有,好不容易演部电影,但放映的还全是《清宫秘史》《海瑞罢官》《舞台姐妹》《武训传》《桃花扇》《红日》《林家铺子》等“大毒草”,还不让小孩看。据说那时候的“大毒草”影片就有 400多部呢。

文革初期的中辐院社区大院没有专门的电影院,冬天放电影是在建筑工人们的食堂,简称工区食堂(现中辐院东区),而在夏天就会在新盖起的小学校和 202 单身楼的中间空场地上(现中辐院西区)。放映电影时都会由专门的工作人员把门巡视,放电影之前还要进行清场,严禁儿童入内,这对于长期看不到电影只有八九十来岁的孩子们来说都很眼馋,越不让看就越有股神秘感,就越想看,每次只要听到要放“大毒草”电影,孩子们都会各显神通,各找各的门路混进去看电影。当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利用矮小优势夹杂在大人们中间混进去,或者趁着把门的工作人员不注意溜进去,有时还钻铁丝网、爬窗户进去,但这些做法往往会被认真负责的工作人员现场逮个正着,有时即便碰运气进去了,由于电影没开始,放电影的场子里太亮也很容易被清场的工作人员发现再被赶出来,为了不被工作人员发现,每当这时孩子们总是跟清场的工作人员斗智斗勇玩捉迷藏,时间久了,孩子们也就有经验了。

记得有一次是在冬天,社区大院里工区食堂放《清宫秘史》的电影,我跟几个孩子早早来到了工区食堂。开始清场了,我跟一群小伙伴们被巡视的工作人员驱赶着东躲西藏跑到了食堂一个闲置的灶房里,眼瞅着没地方可跑了,我突然看到灶房拐角处,有一摞近一人高蒸馍馍、窝头的大笼屉,我急中生智拽了另外一位小朋友迅速挤进了笼屉和屋角形成的夹角里,眼瞅着跟我们同行的小伙伴们被负责清场的工作人员一个个赶了出去,我们二个在笼屉后面足足藏了半个多钟头,一直到食堂的灯熄灭了,银幕上电影的名字出现了,批判“毒草”影片的按语抑扬顿挫的播送完了,正片开始演了,我们才战战兢兢溜了出来,迅速钻进大人们群里,这才看上了电影。

放映大毒草《武训传》《舞台姐妹》和《桃花扇》等电影是在夏天,是在中辐院社区大院里新盖起的小学校二层楼和后 202 集体宿舍楼中间的空场地上放映的,也就大致在今天盖好的 32 号高层住宅楼那块。

记得,我们刚开始听说要在这里放映《武训传》的电影,可把孩子们美坏了,以为这样的环境一定能看成电影,可是没想到,放映电影的前一天,大人们却借助两栋楼,把楼与楼之间空出的地方用铁丝网围了起来。

为了看成电影,我们几个小伙伴只好在放电影的当天下午就忙碌着开始踩点侦查了,侦查中发现那时候正在筹建中的中辐院社区刚盖好的 202 集体宿舍楼一层的一个房间窗户玻璃碎了,且里面堆满了缠绕成圈状的一打打草绳,除了绕成圈的草绳中间可以藏人外,草绳与草绳堆放中也形成了不少空隙和夹角,孩子们瘦小的身躯卷缩起来正好可以躲藏,于是我们几个吃过晚饭以后就早早从破损的玻璃处打开了窗户,跳了进去,潜伏在这间屋子里,并不断注意着窗户外面电影场内的动静。当看到巡视的工作人员朝这边走来时,我们迅速隐蔽好,屏住呼吸,为安全起见,我慌乱中还顺势抓了一把杂乱的草绳放在自己藏身的上面,这时巡视的工作人员过来站在窗下朝着开着窗的屋里扫视了一番,关上窗户就走了。

电影开始了,我们趁着大人聚精会神看电影的当口,开窗一个个跳了出来,混进了看电影的大人群里,满足了自己想看电影的欲望。

我曾经问过大人们,什么是“大毒草”,为什么这种电影不让我们看呢,大人们说是怕我们太小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怕我们中毒。

那个年代,我们利用各种方法混着看了不少部“大毒草”电影,到现在能回忆起来的却寥寥无几,但那次看过《武训传》之后孩子们课余时间你给我一拳,我踢你一脚,互相打闹着,学着赵丹扮演的武训先生模样,嘴里嘟囔着:“一捶 2 个钱,一脚 3 个钱”的台词却记忆犹新。如今中辐院社区大院经过五十多年的发展变化,原来那两处看“大毒草”电影的地方早已经变成高楼大厦了,但上世纪那个年代孩子们为看上一场电影想出的五花八门的办法跟负责清场的大人们斗智斗勇玩捉迷藏把戏的场面却仿佛就在昨天。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