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辐院学校没有毕业照的小学毕业生

2019-01-23

看到这张照片上,满是稚气的孩子们了吧!这是1968年夏天,华卫所子弟小学的三个班的孩子们到刘胡兰烈士陵园扫墓时照的照片,那个前数第二排右起第8位触着眉头,两根小辫一前一后搭在肩膀上,手拿毛主席语录本,个子稍高点的小朋友就是我。这三个班的孩子由于处在文革时期的特殊年代,因此小学毕业以后没有拍毕业照片,于是这张照片便成了这些孩子小学阶段唯一一张合影。

 1962年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决策,周总理提出发展核工业“安全第一,防护先行”的原则,经聂荣臻元帅批准,在太原小店区开始筹建华北工业卫生研究所(简称华卫所),现中国辐射防护研究院。

1964年华卫所建成,当时的华卫所从全国各地抽调了大批享有声誉的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这些人的孩子大多都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但由于当时华卫所处在山西太原市城外荒郊野外,离得最近的学校就是坞城路小学,这对于幼小的孩子们来说,路途遥远且不安全,上学困难是显而易见的。为解决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使他们能够踏踏实实轻装上阵为我国核工业发展做好科研工作,第二机械工业部和太原市政府,市教育局及南城区文教局协商,最后批准在华卫所大院内办起了小学,当时开设小学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共三个班,总共学生不到50人,我是二年级。我们班一开学仅有8位同学,全校教职员工5人,学校设在现在的中辐院东区,那时只有小平房教室三间,教员办公室1间,条件十分简陋。学校的设置非常简陋,条件很艰苦。冬天靠生炉子取暖,有的窗户还是纸糊的,一阵西北风刮来真是冻得人瑟瑟发抖;夏天蚊子很多,被蚊子咬一口就会起好几个疙瘩,并能瘙痒半个多月;下雨时,我们就会冒着雨,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泥泞的土路,绕过一摞一摞的砖头瓦块去上学,但老师们却是很负责任的,管理也比较严格,比如,要求背的课文必须当堂背会,不背会不许回家吃饭,以此来敦促大家在课堂上把所学的东西全部掌握。我们到六一儿童节老师也组织排练节目,记得那一次演出,我们班拍了《乘客之家》的表演剧,同学们有当工人,有当干部,有当解放军的,有当学生,有当老爷爷、老奶奶的,还有当抱小孩的阿姨的,而我很幸运被老师安排当了科学家,虽然独唱词只有一句但却这成了我一辈子的荣幸,也成了我最美好的记忆。

第二年所里为上小学和上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西区盖起了小二层楼房,学校被分在一层,孩子们上学的条件才有所改善。但是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由于是子弟学校,孩子们随着家长和老师们的派性组织也有了自己的观点,思想一偏混乱,一段日子学校按照派系还被劈成两半,分成了两个学校。

1968年工军宣队进入华卫所,学校实现大联合,大家才又坐在一起上课。这时最初入校的三年级已经升到六年级,到了小学毕业的年龄,社会上不招初中生,只好把五六年级合并成为一个班级,继续上学。

这年的夏天刚刚又回到课堂走向正规上学的孩子们,一日听说学校老师,工军宣队代表要领着我们高年级三个班的同学到刘胡兰烈士墓扫墓,进行革命理想传统教育了,从没出过远门的孩子们一跳很高,奔走相告,那次虽然大伙都坐着是大卡车,路上颠簸不说,还尘土飞扬的但依然抑制不住大家的兴奋和激动的心情,这张照片就是在那个时候照的。当时由于拍照的时候是中午,太阳光直射眼睛,我虽然不由自主的将鼻子、眉毛、眼睛皱到了一起,但依然能看出我那天高兴快乐的心情。

照片上面五、六年级合并学习的那个班,在1969年11月毕业上了山西大学附属中学,而下面那个班在1970年毕业,于1971年2月也步入了山西大学附属中学读书,至于这三个班为啥毕业以后没有拍毕业照就无法考证不得而知了。

目前,当年的华卫所子弟小学,也随单位名称几度更改而产生变化,先后叫过华北七所子弟小校,核工业部第七研究所子弟小校最后更改为现在的中辐院学校,学校由当时的小学的3个年级三个班,发展到如今小学,初中全日制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校。并于2007年从中国辐射防护院分离出来归小店区教育局管了。

由于他们这三个班没有毕业照,当前中辐院学校和这三个班的学生也只能拿着这张刘胡兰烈士墓前的唯一的纪念照来作为毕业照保存了。

小青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