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胡遵素院长

2020-03-09

    洞庭湖畔出精英,双峰”山峦育英才。

辐射防护树标杆,核安防震放异彩。

两弹一星有贡献,二次创业闯未来。

惊悉胡老驾西去,难奈吾心痛悲哀。

  “新冠”肆虐阻赴京,悼文洋洋遥祭拜。

胡遵素院长湖南双峰县人,出生于国民党统治时战火动荡的1936年,成长于新中国和平年代。是共产党和国家培养的新一代科学家。他从小勤奋学习,努力上进,学绩优良。他为人善良正直,平易待人,严于律己;他为官勤政奉公,清正廉洁,遵纪守法;他专业精通扎实,精益求精,深入浅出。他一生承担和领导多项科研课题和工程项目,获得多项国际国内科学技术奖励。他是研究生导师,尽心尽力为辐射防护事业培养了一批青年科技人才,有的已经成为学科带头人。他担任领导呕心沥血建立辐射防护新学科,填补空白;调整科研机构,以适应国际国内发展趋势;特别在他任院长期间,他上下起努力,把我所研究机构册立升格为“中国辐射防护研究院”,加冕国字号,增强了我院的品牌地位和竞争能力。他还多才多艺,弹拉吟唱都在行;记得大概80年代末,美国辐射防护专家艾森佰格(时任国际辐射防护委员会主席)来我国,访问我院时,胡院长设家宴招待外宾夫妻,并兴致勃勃拉胡琴助兴,受到外宾夫妇称赞好评。70年代,在湖北“五七”干校,他还自编自导歌剧,并上演宣传。

胡院长的专业最擅长的是数学(他在北京大学的专业是数学力学系)和核电子学与射线探测技术。特别是对核物理实验中的数学方法的推导和电子学理论及其电子线路设计达到融会贯通、驾轻就熟、运用自如的地步。例如,90年代在“氡析出率仪”研发中,他根据李普曼公式和李德平先生的意见,仔细推导后,从理论上搞清氡气析出规律及其测量方法,并编写了程序软件。端正了当时测氡混乱。又例如,70年代亲自为“气溶胶α三道快速分析仪”的核心部分设计了自动测量电路系统;仪器很快研制成功,投入应用。

他一生中最使人难忘的成就是:他被国家科委推荐1986年4月赴日内瓦参加第14届国际发明与新技术展览会,其参展项目荣获“银牌”奖,为国和院争了光。这在当时,我国获得此类国际级的奖项还是稀少的,引起不小的轰动。鉴于此,省劳动竞赛委员会给胡授予特等功。我们也为之高兴。因为我们是胡院长率领下参加该获奖项目者。项目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后,山西地震局委托我院研制能预测预报地震的仪器。院里交给胡完成此项任务。该项课题是应用深埋于地下的电感元件测量地应力预测预报地震。其技术的难度在于电感受地应力极微弱变化量如何消除长距离传输的各种干扰?之前,地震部门未解决技术,无法预报。胡院长(当时不是)于是率领并先后组织二室二组刘、姜、焦、张和我等,开展课题研究。首先,胡院长经过深思熟虑发明了《高Q值电感桥式震荡电路》,提高精度和稳定性,将模数变换后再传输测量,增强抗干扰。主机方面他创新采用《五路巡检和尾数变换》。这些核心电路制作完成了《PLY-1型高精度岩石应力仪》。在北京地壳应力研究所(代表者张)和山西长虹机器厂(代表者李)合作下,先后把仪器安装于山西、广东、福建等四个地震台,进行实地测试考验。结果在福建发现仪器记录到“地壳固体潮汐”(简称固体潮-它是地壳受日、月引力和海潮一样发生昼夜两次涨落变化)。这可非同小可!证明该仪器测量灵敏度相当高,换算成岩石应变位移量达到10-9米。而且这成为对仪器的天然自检手段。这个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同时该仪器在太原成功两次预报4级左右地震。取得这些测量优异成绩,不充分说明了胡院长的发明的价值和功绩吗?可惜因由于当时“门阀之别”(地震部门排外)和“学术之争”(搞应变人掌权),此项成果未推广应用下去。

呜呼哀哉!胡遵素院长走了。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辐射防护事业失去了一个栋梁砥柱;我们党失去一个优秀党员。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优良品格,他的光辉事迹,永远铭记我们心中。我们本应赴京送别,因抗击新冠疫情阻行,故以这篇文章洋洋数语悼念敬爱的胡院长!同时也宣扬他一生中的光辉事迹,让后人,特别是不了解他的青年人,认识这位前辈就是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称赞的那种人,即“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趣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就是我们撰文祭奠他的意义。胡院长安息吧!

 

                                                  好友 -- 延军、石志侠敬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